扫一扫,关注和君咨询,共同分享有建设性价值的商业思索、见闻和感悟

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610-3699

教育培训咨询研究中心

行业新闻

【案例】北京四中网校:模式和资源都能复制,跨界合作更有想象力

    在发展了13年,拥有在册30多万学员之后,北京四中网校思考的是,如何将其教学方法和理念输出,与更多学校合作是一种方式,但跨界合作一定可以更有想象力。

 

    北京四中网校高钧副校长介绍了一家老牌网校是如何“玩转O2O”的。通过线下物理空间(分校)参加辅导课程,四中网校的学员可以更好地利用其线上资源,达到用学习方式和思维方式的转变提升学习水平的目的。以其两个目标来说,一是以学生学习方式的变革带来学习能力的提升,二是以服务模式的变革带来招生模式乃至整个业务模式的不断变革。

 

    “过去的十年中,我和北京四中的老师们到各地助学,去过很多地方。在活动结束后,很多同学和家长说,他们也希望能和四中的同学们一起听课、一起学习。这种想法在以前是很难实现的,但随着网络技术及其应用的发展,我们已经通过远程的形式把这些愿望变成了现实。”高校长说,“起初很长时间,我们的定位与现在很多在线教育机构追求是一样的,就是做优质课程的提供者”。

 

    差不多四年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首次提出:“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具有革命性的影响,必须予以高度重视”。高钧介绍,2012年,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我国将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从而促进教育的创新和变革,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所有这些,不仅为在线教育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发展空间,针对北京四中网校这样的教育机构,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参与全国基础教育改革的前景。四中网校的做法就是“校际合作”。


    与学校合作  以网校的力量帮助校内课堂实现翻转


    在面对芥末君的“在线教育在基础教育的未来在哪里?”这个问题。北京四中网校高钧副校长坦言:“在学校!是否能帮助学校真正实现教育改革,实现教与学模式的创新,实现高效课堂的建立,是检验一个教育机构其价值的试金石。”

 

    现在谈及未来,谈及创新,很多人习惯于国际视野。高钧去过一些在线教育(基础教育)较发达的国家考察过,两周前刚从美国回来。不仅包括欧美,还包括日韩,他认为可借鉴,但不可照搬。韩国有个著名的、最大的在线培训机构,叫Megastudy,据当地人学生讲,要不到那里去学习,基本是考不上首尔大学。这些国家的教育特点之一,就是优质的教育资源都在公立校、体制之外。“但国内呢,几乎所有优势都在体制内的公办中小学,这也可能是国内私立学校发展不起来的原因。所以,按此逻辑,我们要着眼学生80%时间所在的学校课堂。”

 

    具体的做法就是,在线教育机构通过信息技术应用强项,通过它的施力,可以让学校的课堂改变,从“课堂上学习知识、课后内化知识到课前学习知识、课中内化知识”,这就是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翻转课堂”。

 

    最近,北京四中刘长铭校长关于“有知识、有方法、有生活、有境界”的四有课堂话题流传甚广,在很多教育界的同行中产生共鸣。这是很多学校管理者、很多老师的愿望,关键是如何实现。

 

    这是高校长在访谈中提到的一个例子:

    《项链》是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作一篇短篇小说,也列入高中语文课本,我们很多人都读过。讲述小公务员的妻子玛蒂尔德为参加一次晚会,向朋友借了一串钻石项链,来炫耀自己的美丽。不料,项链在回家途中不慎丢失。她只得借钱买了新项链还给朋友。为了偿还债务,她节衣缩食,为别人打短工,整整劳苦了十年。最后,得知所借的项链原是一串假钻石项链。

 

    本文以项链本身为线索,通过借项链、丢项链、还项链的线索自然地带领读者,深刻领略19世纪的法国小人物无法决定自身命运的悲剧现实。

 

    “课文摆在那,如何让学生走进女主人公的生活及其内心世界?如何让学生对作者的写作意图有更多体会?如何通过赏析引发学生更有深度的思考?”北京四中的高中老师是这样做的:要求学生们课前阅读全文并通过校内网络平台的讨论区发表对“你认为玛蒂尔德是个怎样的人?”这个问题发表看法。

 

    结果是我们想不到的,有学生说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有人说她是一个可怜的人,更有人说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等等,众说纷纭。其实老师出这道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在网络平台讨论这个事,本身就是学习的过程、思考的过程、构建高效课堂的过程。我们试想一下,真正进入这堂语文课将是什么样子。

 

    北京四中网校高钧副校长说,这就叫“学习的真正发生”。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多年来,作为北京四中的远程教育机构,北京四中网校承接着学校的数字校园、教学管理系统以及成绩分析系统等诸多的网络教学平台开发,和市面上很多软件公司不同,这些平台的开发和学校的教育教学结合紧密,是教育和互联网的真正结合,具有很强的借鉴和复制价值。

 

    从刚开始为自己的学校网络平台开发服务到后来的商品化推向市场,这一切顺利的很。就像“北京四中数字校园合作学校”这个项目名称一样,实际上,把北京四中长期积累的教育资源和教学管理方式向其他学校输出,是最快捷有效的方式。高钧表示,近年来北京四中网校逐渐把校际合作列为重点工作,并有针对性的整合教学、教务、办公等十几个模块,搭建全国通用的技术平台。以此来实现“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这一使命。

 

    基于“在线教育的最大作用应是学习者学习效率的提升”与“得课堂者的天下”这两点,除了针对于现有四中网校学员定制的辅助学习材料“学案导学”,可以在预习、听课和复习等阶段配合网校产品使用,提升学习效果,并推荐网校学员带到学校里使用,去提高学校课堂的听课效率外,北京四中网校高钧副校长介绍到,从2012年开始,四中网校已经和国内一些学校达成合作,开设网络实验班,让全日制学校的班级学生共同通过网校学习,提供线上和线下统一服务。

 

    北京四中网校高钧副校长介绍称,北京56中是北京四中集团校的一员,也是一家开展网络实验班的学校,已经合作一年多。目前网校已经搭建完成一个全国整体性的平台,供各地的全日制学校教师、学生使用,将网络实验班的模式复制到更多地方。

 

    这也是典型的基于用户需求而开展的合作方式,网校负责提供教研资源、微课资源、习题资源、家校互动等内容。配合云端的移动校园产品也即将在今年年底前推出。四中网校的计划是在学校建立上千个合作基地,共同推动中国基础教育信息化应用水平的提升,共同推进中国教育改革的进程。


    寻求更多跨界机会 对资本可以更开放


    四中网校13年来的发展步调比较稳健,一直是靠业务驱动发展,体量不大不小,运营顺畅,财务情况良好,没有借助过外来资本。但管理团队意识到了近年来互联网的新玩法,并积极构想新的互联网教育模式及商业发展模式。

 

    网校的设计是一个覆盖全国的大盘子,分校没有被当做“业态”,而是作为一种“组织形式”,但高钧副校长表示,随着业务量增大,为更好地扶持区域市场的建设,总校将考虑通过融入外界资本的形式为分校助力并以此提升运营规模。

 

    在全世界热烈谈论互联网浪潮时,四中网校的团队也在默默充电,高钧带队一些校长参加了吉大研究生深造,希望将实战经验融合更多前沿商业管理理论,拓展视野,并对互联网教育产业做更深入的研究。辛巴去采访那天,他们刚刚做完毕业论文的开题答辩。

 

    四中网校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开始更多的思考,也对跨界合作和新型模式跃跃欲试。高钧说,网络产品的盈利核心是边际成本,几十万用户量之后,网络平台的打造完善、O2O领域的新探索、以及更好的资源建设,需要更多的资本和新思维的进入,四中网校现在对行业和跨界合作都抱着更开放的态度。